首頁|滾動|國內|國際|運營|制造|監管|原創|業務|技術|報告|測試|博客|特約記者
手機|互聯網|IT|5G|光通信|LTE|云計算|芯片|電源|虛擬運營商|移動互聯網|會展
首頁 >> 必讀二 >> 正文

GSMA斯寒:中國5G資費在全球不高 5年后用戶規模達6億

2019年11月27日 07:18  新浪科技  

中國5G套餐資費在全球不高

這個月,三大運營商同時公布了5G商用套餐。其中中國移動以128元每月起步,包含30GB流量;中國電信和中國聯通則都以129元每月起步,同樣包含30GB流量。

斯寒表示,128/129元每月的價格水平,目前從全球情況來看,中國5G套餐資費相對來說還是比較低的。

但她也指出,中國的5G套餐還有可以進一步豐富的地方。針對消費者來說,按照速率、流量和時延是三種比較主要的方式。在2B端,未來也可以增加一些應用場景或者特定服務,包括連接的終端收費方式。

實際上,在中國之前,歐洲、韓國等一些國家運營商已經提供了5G商用服務。斯寒認為,他們的套餐設計經驗也可以為中國運營商提供借鑒。以收費為例,全球分為幾大類型:按照無限量流量收費,中國沒有看到;按照流量收費,中國已經有了;還有按照綁定無線路由器的方式收費,中國目前也沒有看到。

她強調,運營商要以用戶為中心,研究用戶最大的需求是什么。從目前的情況來看,高清視頻、游戲、VR等都是比較先行的服務類型。

2025年中國5G用戶將達6億 占全球40%

工信部近日剛剛公布,5G套餐發布20天左右,目前的全國簽約用戶已達到87萬戶。而在5G手機用戶方面,信通院數據顯示,今年10月開始國內5G手機出貨量開始迎來快速增長,10月單月的出貨量達到249.4萬部,目前國內5G手機累計出貨量328.1萬部。

斯寒表示,GSMA預測的數據是,2020年中國5G用戶規模將達到3400萬,而2025年中國用戶規模將達到6億,在全球16億5G用戶占比40%,大于美國+歐洲(不包括獨聯體)5G用戶規模總和。

通信業有個說法:中國是2G落后、3G跟隨、4G并跑、5G領跑,斯寒十分同意這種觀點。中國運營商、手機廠商、創新企業等在5G上的實踐,也會給世界上其他國家和地區帶來很多啟發。但這對中國通信產業的要求也會更高,包括創新能力、產業號召力等,都是一次新的檢驗。

雖然中國5G產業前景光明,她坦言也面臨著很多挑戰。首先是5G網絡的建設和運營費用要比4G高出很多,如何解決高昂的成本是個大問題;其次是5G的商業模式目前還沒有特別清晰,這就要求運營商需要協同千行百業探索5G的商業價值,“我們才剛剛起跑,未來的路還很長。”她說。

運營商需讀懂B端 聯合產業鏈迎接轉型

要破解目前中國5G發展面臨的挑戰,斯寒也給出了自己的建議。

在5G建設成本方面,她表示從全球范圍來看,合作共享都是未來的趨勢。此前中國聯通與中國電信已經宣布達成在5G上共建共享的合作,“5G可能促成了這次網絡共享,原因是5G的部署和運營費用實在是非常高,未來如何提高運營效率,如何能夠降本增效,這是一個很好的實踐。”斯寒說,中國不是第一例,但肯定是全球最大的一個網絡共享案例,GSMA也非常支持運營商在這方面的合作。

實際上,除了C端的應用之外,B端成為業界共同看好的5G應用場景,也會是探索5G商業模式的重要方向。

斯寒建議,運營商首先要讀懂B端,“這是一個非常艱難的過程,我們中國人說隔行如隔山,一方面要建好網絡,另一方面要了解其他行業的需求,才能夠賦能其他的行業。”她還強調,運營商不能只看5G,還要和其他新技術結合思考如何去賦能行業,比如人工智能。“有很多領域對于運營商來說是全新的,需要他們去轉型,也需要垂直行業共同參與。”

GSMA在這方面也做了嘗試。今年9月,GSMA聯合中移資本、電信投資、聯通資本、華為等成立了全球首個GSMA 5G創新與投資平臺。圍繞AI、物聯網、邊緣計算、云計算大數據、網絡技術、安全、終端與應用等領域挖掘優質創新企業,對接創投資本,推動5G應用的商業化落地。

以下為新浪科技對話斯寒實錄:

新浪科技:這個月中國的5G套餐正式商用,您怎么評價5G套餐的計費體系和內容?

斯寒:我挺想聽大家的反應,但是我們現在目前從全球的情況來看,中國的5G套餐的資費相對來說是比較低的。

第二,從收費來說,全球有分成幾個比較大的類型,一個是按照無限量的流量,我們中國是沒有看到。一個是按流量收費,現在中國已經有了。一個是按照綁定無線路由器方式,中國目前也沒有看到。

新浪科技:在中國之前已有一些海外運營商5G商用,他們在套餐體系設計上有哪些值得中國運營商借鑒?

斯寒:從套餐設計上面中國的運營商對他們的研究可能會比我還看的更仔細,他們會結合自身的業務需求來做。套餐未來在5G最初期的時候是針對消費者的,按照速率,按照流量,按照時延,是三種比較主要的方式。未來還會有在2B端,還會加上一些應用場景或者新的特定的服務,包括連接的終端收費的方式。我是堅信三家運營商目前已經商用的,對這些研究比我還深刻。

新浪科技:三家運營商套餐價格和包含內容相差不是特別大,您認為未來三大運營商在5G時代如何差異化競爭?

斯寒:從差異化上面來講,他們一定都會首先要結合5G的特點,把5G的特征用到最好。

另外要以用戶為中心,他們應該研究用戶或者說他們的用戶最大的需求是什么或者說用戶最希望看到的或者得到的服務是什么。從目前已經看到的一些高清的視頻,游戲,AI、VR都是比較先行的服務類型。

新浪科技:您對中國今年和明年的5G用戶規模的預測是怎樣的?在全球會處于怎樣的水平?

斯寒:目前來看我們的分析GSMA有一個分析叫GSMAI,我們分析到2020年中國的5G用戶規模應該是到3400萬,到2025年的時候中國的用戶規模應該達到6億,全球是16億,我們占40%,這個總和應該大于美國加歐洲的總和,不包括獨聯體。

新浪科技:與2G、3G和4G時代相比,5G時代中國通信企業在全球扮演的角色有什么不同?

斯寒:我相信大家現在可能都聽到了這種說法,2G3G跟隨,4G并跑,5G領跑,我是同意這種說法的,但是5G現在確實是在初期的階段,中國的實踐包括除了運營商之外,包括廠商,除了生態系統上,包括一些創新企業他們的實踐都會給世界上其他的國家和地區帶來很多啟發的,你既然作為領跑者,你的經驗會給別人帶來啟發,也對中國的產業的要求更高,對你的創新能力,對你的領導力或者說號召力都將是一次新的檢驗。

新浪科技:5G套餐商用后,中國的5G商用進程正處于加速器,您認為還有哪些挑戰需要解決?

斯寒:挑戰還是很多的,第一個就是5G網絡相對來說建設費用,運營費用,其實要比4G高很多,如何去解決高昂的成本,而且5G的基站的功耗也比以往都要大,建網的費用在這么高的情況下更大的挑戰是5G商用模式現在還沒有非常清晰的呈現在大家面前,面對這么多新的問題,一方面重投資,重資產,另一方面新的運營模式還沒有出來的情況下,我相信壓力是非常大的,可能需要運營商協同,不僅僅是自己的升級轉型,還要協同整個其他行業,千行百業如何賦能和他們共同升級傳承,把5G真正的價值能夠通過賦能千行百業實現出來,未來的路還很長,我們現在才剛剛才起跑兩周。

  新浪科技:運營商在C端經營多年,B端可能會是一個全新的領域。您對運營商探索5G在B端應用有什么建議?

斯寒:運營商加強和B端合作,其實從4G時代已經開始了,已經有了一些生態合作伙伴。到了5G的時候相對來說挑戰會更大,但是他們也是事先已經做了準備,我的建議首先是要讀懂B端,這是一個非常艱難的過程。我們中國人說隔行如隔山,現在要用您的5G網絡,一方面要建好你的網絡,另一方面要把網絡能夠賦能其他的行業,你要了解其他行業的需求。GSMA做了一個全球的垂直行業,大概分了十個不同的垂直行業,做了一個調查,垂直行業的說法眾說紛紜,大家覺得5G可能有影響,但是現在還沒有到時候一定要用。最先嘗試和吃螃蟹的人還要足夠勇敢和有眼光的人。很多中小企業希望運營商提供端到端服務,這不是運營商以往服務C端時候的長項,他們也在做這方面的努力。

未來5G還要跟其他新的技術的結合,不能只看你自己,你還要看到和其他新技術結合如何去賦能。我經常跟同志們聊天說,現在人工智能也說賦能千行百業,5G也這樣說,我們事實上從去年提到了5G要+人工智能,這是一個智能連接賦能千行百業時代。有很多領域對于運營商來說是全新需要他們去轉型,也需要垂直行業跟大家共同去轉型。

新浪科技:此前中國聯通和中國電信達成了5G共建共享的合作,在5G時代運營商格局會有怎樣的變化?

斯寒:從現在目前4G開始已經漸漸出現,全球的趨勢來講漸漸的還會有一些合作,5G可能促成了這一次網絡共享,原因是5G的部署費用實在是非常高,運營的費用也非常高,未來的運營效率,對他們如何能夠增效,能夠降低成本,這是一個很好的實踐,很好的做法,中國不是第一例,但肯定是全球最大的一個網絡共享的案例。我們GSMA是非常支持運營商之間在這方面的合作。

新浪科技:GSMA前段時間成立了5G的投資平臺,您怎么看待投資在5G商用過程中的角色?有沒有一些投資案例可以分享?

斯寒:5G創新投資平臺是9月24日在北京成立了,這也是GSMA在全球首個5G國際投資創新平臺。你的問題是說投資,我相信投資對于創新來說是有很大的促進作用,這是一個催化劑,對于推動創新是非常非常的重要。我們成立這個平臺的初衷并不是在強調投資對于5G發展的作用,我們更多的是希望通過好幾個利益相關方,包括政府政策,包括資本,包括產業,包括學術研究來推動創新,其實創新是真正未來5G是不是能夠成功的非常重要的一環。

我們剛才一起談到了很多東西其實是未知,未來在什么行業里面出現什么樣的爆發性的或者說根本性改變的結構性變化的產業現象,我們現象級的應用是需要創新,現在目前還沒有看到這種現象級的出現,這是為什么我們成立創新投資平臺,希望包括資本在內的利益相關方都能夠關注創新。

5G創新投資平臺接觸的項目涉及千行百業,我舉個例子,工信部最近做了一個5G應用的征集,去年征集了300多個,今年征集了3700多個,你可以看到要說是很難說,你可以分成幾大類,他們從運營商的網絡側到應用側都有非常多的想法。

新浪科技:無論是網絡側還是終端側,業內還是有一些關于NSA和SA的爭議,您怎么看待?一些用戶在擔心,NSA手機未來還可以用多久。

斯寒:從終端側不用太多擔心,工信部已經要求從2020年1月1日開始所有終端應該是兼容NSA和SA這已經考慮到用戶在使用終端上顧慮,大家應該不用太多顧慮,現在廠商聽到這個消息不會阻止做NSA手機給中國市場。從SA和NSA來講5G真正要發揮剛才說到的幾個,尤其是賦能垂直行業的價值,包括在工業互聯網上應用,SA其實是最好的選擇。現在中國三大運營商都是非常支持SA的,我們在明年MWC巴塞羅那上會有SA案例報告,這個報告也是中國會領銜,我們技術總經理劉宏牽頭這個項目。我們也希望這個項目給世界上其他運營商帶來一些啟發。

新浪科技:關于5G在工業互聯網上的應用,外界比較關心安全問題,您如何看待?

斯寒:要看他們擔心基于什么,如果是基于事實還是基于道聽途說。從理論上來講5G網絡復雜性,包括連接,因為這是大連接,也會做一些軟件化,虛擬化,這會有更復雜的網絡情形,可能會有更多的安全的顧慮。基于前面幾個G發展,運營商有很好的經驗,在整個5G網絡從設計和標準化的過程中都會把安全考慮在里面,你不能低估了人類在演進過程當中經驗也在積累。對于5G網絡的擔憂,如果基于現實是有道理的,但是也不要低估了我們應對這些挑戰和應對5G安全問題的能力。

劉鴻(GSMA大中華區技術總經理):你剛才說的是對的,現在安全上面確實有一些安全的新的因素進來,可能要有一些新的設計。現在在5G安全設計當中,針對這些新的風險做了相應的設計,我們可以做不同應用之間的隔離,我們在碼號漫游時候的保密,對用戶隱私保護,這些方面做了一些適應性調整,效果確實要過一段時間才能真正得到很好的證明。

斯寒:我們其實在應對這些問題的時候,在設計之初我們都是考慮到的,也是有解決方案,現在還沒有一個安全問題讓我們在業界發現,我們完全無法應對,目前沒有發現。

  

編 輯:值班記者
免責聲明:刊載本文目的在于傳播更多行業信息,不代表本站對讀者構成任何其它建議,請讀者僅作參考,更不能作為投資使用依據,請自行核實相關內容。
相關新聞              
 
人物
王志勤:今年年底5G套餐的簽約用戶數將超300萬
精彩專題
MWC19 上海 - 智聯萬物
2019年世界電信和信息社會日大會
中國電信5G創新合作大會
2019年世界移動大會
CCTIME推薦
關于我們 | 廣告報價 | 聯系我們 | 隱私聲明 | 本站地圖
CCTIME飛象網 CopyRight © 2007-2017 By CCTIME.COM
京ICP備08004280號  電信與信息服務業務經營許可證080234號 京公網安備110105000771號
公司名稱: 北京飛象互動文化傳媒有限公司
未經書面許可,禁止轉載、摘編、復制、鏡像
长规律七星彩